教師秦開美
疑犯張澤清

  昨日上午,潛江市浩口鎮第三小學,一男子劫持師生,被當場擊斃。記者趕到現場時,警方正將歹徒屍體和疑似爆炸物運出校園。《楚天都市報》 徐劍橋 攝
替人質官員王林華
  疑犯劫持師生 副書記換人質

  事發湖北;老師當人質換學生,鎮黨委副書記當人質換老師;疑犯被擊斃
  昨日上午9時許,湖北省潛江市浩口鎮第三小學,發生了一起劫持師生事件。
  一名揚言報複社會的社會人員,持刀和疑似爆炸物,闖入一班級,劫持了1名教師和約50名學生充當人質。語文老師秦開美主動要求成為人質,希望歹徒釋放學生。隨後,該鎮黨委副書記、紀委書記王林華又替換了充當人質的老師。王林華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稱“這是幹部該做的事。”
  潛江市公安局通報稱,在談判無效且嫌疑人失控時,將其擊斃,安全解救人質,無其他人員傷亡。警方在現場取獲自製爆炸裝置一套,自製手槍和管制刀具各一把,六瓶汽油(礦泉水瓶裝)。
  經查,疑犯張澤清(男,60歲,浩口人)曾因盜竊罪、非法製造槍支及故意傷害兩次被判入獄。警方認定,此次作案是出獄後仇視社會的報複行為。目前,案件仍在進一步調查當中。
  ■ 現場

  秦開美:我留這裡,讓學生出去
  “你不能走,你走我就把炸葯引爆。”秦開美回憶,男子進入教室後,首先這樣說。
  “您放心,我不會走的。政府會解決你的問題的,解決了我再走。”在教室內,秦開美這樣對男子說。
  秦開美介紹,男子帶了6瓶汽油,分別裝在礦泉水瓶和罐頭瓶中,一進入教室後,對方就把一瓶汽油擰開,灑在地上,然後把40多釐米長的刀具放在講臺上。後來,男子一手拿著爆炸裝置,一手拉住她的手,炸葯管上的引線赫然就在眼前。
  “我首先想到的是穩定他的情緒,所以一直勸他。”秦開美說,讓她感到後怕的是,當時她既要應對男子,又要安撫52名小學生的情緒。因為有一些學生當時已經受到驚嚇哭了起來。
  “同學們,不要怕,不會有事情的,爺爺不會傷害你們的。”她安慰學生們。
  與此同時,她又小心試探著提出要求:“我留在這裡,讓學生們出去吧。”
  連續幾次後,沒想到,男子同意了。
  “她平時膽子很小,不知道當時為什麼那麼鎮定,也不知道她的勇氣從哪裡來的。”秦開美的丈夫張賢華說。
  被換出教室後,張賢華陪著妻子走下教學樓樓梯。一邊走,秦開美一邊對丈夫說,“剛開始確實被嚇到了,後來冷靜下來,想到那種情況下肯定不能急,孩子們都在裡面,就想把對方穩住,讓他把學生們放出來。”
  在浩口鎮第三小學,老師們團團把記者圍住,對秦開美贊賞有加。
  據《楚天都市報》
  王林華:曾接訪過,覺得能說服他
  昨日下午5時,記者苦苦守候後,終於在浩口鎮第三小學見到了姍姍來遲的王林華。
  王林華今年41歲,潛江市王場鎮人,到浩口鎮工作三年時間。身高1.78米的他,體形魁梧。
  他對疑犯張某非常熟悉。據他介紹,張某曾多次到潛江當地法院、檢察院等部門上訪,覺得自己遭受了不公正待遇,王林華也曾接訪過他。
  王林華說,事發後,自己第一時間趕到現場時,張某腰間左邊插著一把刀,右邊插著一把自製土槍,右手拿著爆炸裝置,火機一直舉在引線上。
  最初,浩口鎮委書記和派出所民警曾主動提出作為人質,交換被劫持的秦老師。不過,張某都沒有同意。
  “可能是他覺得女同志威脅小一些。”王林華說。在他提出自己來交換秦老師時,認識他的張某片刻猶豫後,最終同意了。
  王林華介紹,男子隨後將前門用課桌堵死,將他逼到後門,用課桌將他圍起,防止他跑。
  王林華說,在教室內,他能做的就是不停地規勸張某,與他談判希望他冷靜,不過張某的訴求還是原來那樣,希望“翻案”。
  教室里只有兩個人,王林華能聽見自己劇烈的心跳。時間分秒滑過,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教室里已經待了多久。
  “後來,他打開一瓶汽油,分兩次往我身上潑。就在這時候,槍響了。”王林華說。
  “看到公安民警和秦老師都衝到前面,我也就沒有什麼怕的。另外,我覺得我能把他說服,所以就進去了。”他又補充道。
  警方成功處置後,王林華回到鎮政府大院,一身白襯衣和西褲上面都是汽油。他洗了個澡、換了件衣服,沒有向家人聲張。直到接到老婆電話,他才簡單說了幾句。
  據《楚天都市報》
  追問1

  歹徒為何劫持人質?

  當地媒體稱其與村支書因徵地糾紛有矛盾
  據當地公安機關通報,疑犯張澤清曾因盜竊罪、非法製造槍支及故意傷害兩次被判入獄,此次作案是出獄後仇視社會的報複行為。
  浩口鎮派出所一民警介紹,張澤清早年曾當過兵,是浩口鎮許橋村四組人。張澤清會自製槍支、火藥,曾因盜竊和私造槍支兩次入獄,去年剛刑滿釋放。
  昨日下午4時許,記者來到張澤清的家,他們家在浩口鎮許橋村四組,離浩口第三小學只有5公里路程。
  據《武漢晨報》報道,張澤清的妻子褚正元說,早上6時許,她丈夫去田裡放水後回來吃早飯,當日看不出其有什麼異樣,丈夫在家吃早飯時,她已經外出做農活了。褚正元說,她丈夫和村支書許某有矛盾,因為村裡的土地被外包給其他人,價格較低,村民還未收到錢,多次和許某發生衝突,這次去學校也是為了找許某的子女製造影響,因為許某的女兒許某慧在該小學當老師,許某的孫子在該小學讀書。
  據當地知情者稱,張澤清本來是找許某的女兒許某慧,但因“誤讀”教室牌子,張澤清“走錯教室劫持了秦老師”。
  追問2

  為何入校暢通無阻?

  當地曾發通知警告;警方正在調查
  “這事我們提前是有預防的。”浩口鎮派出所一民警稱,今年4月底,當地公安部門就已向各中小學及幼兒園下發過通知,要求加強安保。
  潛江鎮第三小學幼兒園部一位不願具名的教師向新京報記者提供了這一份通知。這名教師稱,通知是今年4月29日下發到幼兒園的。通知稱,“我鎮許橋四組有一張姓男子,年齡在65歲左右,身高1.65米左右,頭髮短,皮膚偏黑,常帶一助聽器,因涉槍涉爆事件,被刑事處罰過,心生不滿,揚言要報複學校、政府、法院等”。
  為何事先發放通知疑犯還能長驅直入校園?“疑犯肯定不是從校門進入校園的。”浩口鎮政府一名工作人員稱,至於嫌犯是如何進入校園的,目前公安機關正在調取查看學校周邊的視頻監控錄像。
  本版採寫(除署名外)/新京報記者 楊鋒 實習生 曾慶雪
(編輯:SN010)
創作者介紹

Helen

ri63rijq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